主页 > 江西宽带网 > 影音 > 正文
唤醒的是酝酿已久、静待兑现的复苏
发表时间:2020-05-21 13:36

唤醒的是酝酿已久、静待兑现的复苏

5月8日,#电影院要开门了#冲上了热搜榜前三,24小时内即获得5亿阅读量与7.9万讨论次数。在表示期待之余,部分网友不免疑惑,“虽然开门了,但现在有什么新电影啊?”
当下虽无新片造势,但早在3月,华纳兄弟新浪官博即宣布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将要重映。此条微博一经发布,某网友直呼“八部请一起上吧,我就住在电影院里了”,喜获4.4万点赞。随之而来的,是《复仇者联盟》《指环王》等经典之作纷纷表示要在内地拉开新一轮重映的帷幕。随着国务院指导意见的发布,一场影迷与经典电影的久别重逢似乎不会太远。
 
2020年5月8日微博热搜榜单
其实,电影重映并非是行内的新鲜事,除部分首映时票房惨淡或快速下线而选择再映的电影,经典电影占据了重映片的大部分。经典电影在艺术院线定期举办的小范围重映与电影节中的老片放映环节并不少见,如2018年《阿飞正传》在全国艺术院线联盟的放映,同为王家卫导演的《花样年华》则会在2020年戛纳电影节重映。与往年相比,在近几年的内地商业院线中,越来越多经典电影进行了大规模重映,与同档期的新片展开正面竞争。经典电影正在被重新点亮。
经典电影本身便是影史上的一盏盏明灯,其光芒曾照亮众多观影者的心灵。其中,一部分如《哈利波特》这类依靠IP自成系列,另一部分则有着不俗的口碑,如《肖申克的救赎》等豆瓣评分9分以上、IMDb等影评网站上排名前百的电影。在这个特殊的春天,“明灯”重燃,更有着不凡的意义。
 
网传的上映片单
一张电影票的意义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确认内地上映的当天,凌语(化名)转发了华纳兄弟的官博,表示“十分期待此次的上映”。而唐梓(化名)则在微信上与朋友们分享了这则消息,并邀请朋友与自己一起穿上哈利波特主题的制服,在疫情之后共同前去观看此次重映。
作为资深的哈利波特爱好者,凌语与唐梓早已对其情节熟稔在心,也已将系列电影“二刷”甚至“n刷”。而对于这一张电影票,他们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同样的答案——“它值得”。
一般来说,一张电影票的价格在三十元到一百元,而视频app可看遍电影的一月会员一般在十元到二十元之间,如今家中的投屏电视亦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复刻电影院的体验。然而,作为观影者,很多影迷依然愿意花更多的钱,去更远的地方,看一场自己可能早已十分熟悉或在网络上唾手可得的电影。
对于凌语而言,《哈利波特》是一张捕梦网,捕住的不仅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魔法世界,更是与挚友相熟的珍贵回忆碎片,“我和朋友就是在互相借《哈利波特》原版书阅读的过程中越来越熟悉的。”对凌语来说,因此开启的友谊、在无数个课间激情讨论人物与剧情的回忆,编织成了他对于《哈利波特》特别的感情。为了这份仪式感,他愿意再为票房做一次贡献。
观影者的现实生活与电影的联结,构筑起了他们去买一张电影票的愿望。这种对于自我生活的回忆与怀念在电影院这一特殊环境之中,形成了一种特别的仪式。灯光熄灭,大屏显现出的不仅是哈利与他的朋友的故事,更是黑暗中得以点亮的过去的自我。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影片自截图
此种电影院独有的情绪曾一度体现在九十年代大量经典港台电影的重新上映之中。重回九十年代,对于大量青年有特别的含义:他们所看过的DVD与盗版碟是关于青春关于那个年代的独家记忆。当心爱的电影重新上映,他们往往愿意去圆满自己的青春回忆,就像《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的第一次重映时“我欠星爷一张电影票”的口号。观影者将自己关于那个年代的回忆、对于自我生活意义的二度思考放到了这张电影票中。
“热爱带来的认同感。”对于唐梓而言,一个影厅的人在心理上更加贴近,大家因为对于哈利波特的热爱而聚在一起,互相分享认同,在无形中构筑起了一个密闭影厅中的亲密感。
“也许会交到爱好相近的新朋友也说不定。”在经典电影的观影中,电影院提供了这个仪式的场所,构筑起了人们作为“i哈利波特”“i魔戒”等等身份认同。美国传播学者詹姆斯·凯瑞提出过“传播仪式观”——传播作为一种以共同身份吸引人的神圣典礼,在一系列的仪式行为中形成一种观念的共享。
重映对于观众的吸引力类似于畅销小说的改编,如凌语所说,“当时看完哈利波特小说,我也愿意去看电影,那么这次也是这样。”观众们对于IP本身的热爱与在此之上构筑的自我认识是相对稳定的,由此建立起了重映之中较为稳定的观众群体。对于像凌语和唐梓一般的观影者来说,一张电影票并非是几十元纸币换来的入场券,它更是一份通向霍格沃茨的车票,一把打开青春大门的钥匙。
当然,一张电影票并非仅向寻求仪式感的发烧友们开放,更广泛的受众亦有为这张电影票买单的不同理由。只不过对于重映这一特殊形式而言,它往往在新片的惯常逻辑之外寻求着新鲜感以及网络资源不可替代的特殊性。
4K的修复、3D的技术、剧情的重新剪辑与素材添加……经典电影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力图获得网络电影无法给予的多元观影体验。2015年,王家卫的《一代宗师3D重置版》上映,技术上用3D转制,剪辑中修改整体剧情,饱满了张震等人饰演的角色,将人物中心直接从宫二转向了叶问,观影者收获的新鲜感与特殊性不亚于一本新的电影。尤其是对于本就对经典电影有情感基础的观影者而言,新的内容往往有着更强的吸引力,比如2017年再次上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即脱胎于新胶片素材的发现,以一张电影票去换得十几分钟新的至尊宝与紫霞,对于众多影迷而言,“物超所值”。
另一方面,部分有着较高艺术水准的影片亦在重映中收获颇丰。在上世纪90年代的初次上映中,《海上钢琴师》票房惨淡。然而,2019年冬天,《海上钢琴师》在内地上映,获得了1.1亿票房成绩,在同期影片中,仅低于新片《大约在冬季》。导演朱塞佩·托纳托雷在社交网络上发表感谢信——“谢谢你们,在20多年后赋予我的电影新生命,非常感激!”这部豆瓣TOP11,评分9.3超过99%剧情片的电影,终于还是在与观众的再次见面中获得了电影票房之上的肯定。
新的生命来自于电影本身的活力与品质,如乐新文化负责《失业生》重映宣发工作的刘富新对媒体所指出的,“飞速发展的市场对于优质内容的需求是情怀之外重映片的另一大卖点。”随着时代变化,观众们对于优质好片和电影艺术的追求不断更新,而内涵深刻的经典好片所能给予的精神支持,亦在重塑、强化和延伸。
 
豆瓣电影《海上钢琴师》英文宣传海报
愿意点灯的人
“《大话西游》《泰坦尼克》何时再次上映?”
这样的问题在豆瓣与各大电影论坛中频繁亮相,即使这两部电影实际上近年来已经重映过,而《大话西游》更是已经上映过两次,但仍有观影者愿意再次感受这盏灯的光芒。究其根本,重映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质逻辑在于通过利用版权内容产生的注意力,再次获取市场价值。最终点灯的人,仍是放映方与发行方。
乍一看,对于电影行业而言,经典电影的重映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相对于新片,经典电影不需要长时间的拍摄,后期的剪辑,省下了大量的金钱与时间成本。一部普通经典电影的版权费用通常在百万级别,若版权与决定重映的发行方是一方或具有合作关系,此过程并不繁琐。而电影本身的成本则主要包括修复转制成本、拷贝成本与宣传成本 。
其中,修复是经典电影重映前的重要环节,尤其当年代久远的老电影重新上映时,必要的修复是良好观影体验的一种保障。一般而言,2K的修复价格在十万级别,而4K则在百万级别。若进行3D专制,根据电影市场研究者蒋勇向时光网记者的透露,大概需要花费大约600万的成本,而如果花费同样成本去制作一部新片,则是绝对的小成本电影。
壹娱观察通过业内人士获知,多数重映影片的修复、转制成本基本都能控制在500万以内,有的甚至低至200万。此外,在宣传成本之上,相对于新片需要大量物料、线下路演等多种耗费人力物力的宣传方式,经典电影往往自带“自来水”的效果,宣传成本亦大大下降。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一部普通的重映片,卖到1000万即可保证盈利。
如此说来,经典电影的重映当是一场人人愿意分一碗羹的美事,然而现实生活中,一部部经典电影的重映,有如行驶在深海之上的大船,处处潜藏暗礁,在《海上钢琴师》等成功例子的光亮背后,还有许多电影黯淡无光,对于发行方而言,如何掌舵,是个难题。
首先,拿到版权的过程并不容易,往往需要发行方的周旋。尤其是对于大量港台与海外电影,在内地上映之前,往往需要发行方与版权方进行谈判,同样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其次,虽然经典电影的成本被压低,然而如何让足够的消费者买账,同样是一大问题。从经验而言,简单的重映在催动更大范围内受众的观看动力的表现上并不好,如《失业主》《新龙门客栈》等电影的再映,都仅获得百万级别的票房,与保证盈利的千万,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同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修复到转制的成本有下限,其天花板亦不可触。在2012年赚9亿,夺取当年内地票房第一名的《泰坦尼克号》,其3D改制由300多个工程师耗费一年时间完成,花费超过1800万美元,优秀的技术为电影的大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然而同样在3D专制上花费了2000万的周星驰经典电影《功夫3D版》,却只收获了2543万票房。王家卫更是直言,《一代宗师》专制费用足够他拍一部新片。付出与回报是否成正比,如何去把握其中的度,在电影重映的模式中有如薛定谔的猫。商业行为的复杂性与风险,在一定程度也许因为观众群体的部分固定而减小,却从未消失。
最后,依托情怀而构筑的经典电影重映,同样亦可能毁于此情怀。随着经典电影重映内在利益的挖掘,越来越多的经典电影选择重映,而对于发行方而言,这使得他们的宣传如履薄冰。《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在2014与2017年曾两次上映。第一次上映打出的招牌即是“重温我们错过的好电影”,电影本身除调整清晰度外无鲜明变化,联动的“还星爷一张电影票”成为了人们情怀的爆发点。然而,随之而来的是观影者对于情怀贩卖的厌恶。无改动的重映被视作“圈钱”与“贩卖情怀”,且实际上,根据《大话西游》的版权情况,周星驰等主创并不能从中获益,召唤情怀的口号最终不免被观影者视作一种虚假的商业鼓动。
当白月光化身掉落的白米粒,朱砂痣变成蚊子血,14年《大话西游》的票房停止于1413万。在17年的第二次重映中,发行方启泰文化即改变了对于主攻情怀的宣传策略,打定主意“坚持不去讨论这部电影和周星驰的关系”,负责人提出,“毕竟我们希望观众为了经典影片来看,而不是为了某一个人去看,我们也担心观众会反感”。启泰选择推出了一支技术向视频,以技术修复的角度向观众解释2K修复版和原作的差别以突出重映的特殊性;将目标受众的视野放宽,区分有《大话西游》相关共同记忆的70后、80后,和对该文化符号有了解但未曾完整看过影片的90后、00后,进行了策略细分,一改对昔日情怀的集中宣传。
 
《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影片截图
外部竞争环境亦不可忽略。在与新片对打的过程中,重映片在影院的排片一般不会很高,尤其是同期有热度更高的影片上映时,重映电影的背后工夫并不少。在《新京报》的调查中,卢米埃芳草地影城沈经理即指出:“如果前期宣传效果好,影迷呼声特别高的话,我们在场次上也会给一些适当的调整。”
对于“点灯人”而言,成本考量和收入预测并不简单。而其最后的视野亦必须放置在观影者身上,毕竟在本质上,经典电影的重映与新片上映无异,是一场消费者肯买、卖家才肯卖的交易。
迟到的特殊春天
然而,经典电影的重映不止于一场交易。尤其在这个特殊的春天,在人们对疫情退散“郁郁不得志”的心态之下,经典电影的重映可能点亮的,既是电影行业,亦是人们的生活。
恒大研究院在其编写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中指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餐饮、旅游、电影等第三产业服务消费行业。整个电影行业,都在这个春天里经历着持续的寒冬。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将比预期目标减少百亿左右票房。截至目前,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2200余家影院关门。当前,复工的影院上座率持续低迷,根据灯塔专业版提供的数据,平均上座率最高不超过6.94%。
对于复工的影院,放什么电影以重新吸引观众,是其恢复的关键。
新片放映在此并不完全可行。一部分新片的发行方并不愿冒风险于此刻上映,如《唐人街探案3》导演陈思诚即表示,“最早也会到暑假再上映”。而另一部分片方则把目光放在了线上。与《唐探3》同期受到疫情影响紧急撤档的贺岁片《囧妈》即选择与字节跳动合作,在大年初一进行线上免费播放。


文明播报

全面从严治党工作会议召开
江西金融环境进入领先梯队
在赣全国人大代表抵京向大会报到
进贤县:扶贫干部念起“销售经”
支持试验区陶瓷产业集群发展
南昌青山湖签约江西兆驰光电
全省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要点
江西省累计实现减税降费81.86亿元
江西明日“井冈山号”正式载客运营

it

荣耀将5G手机拉至1899元
建言大湾区建设 再提产业互联网发展
打造“互联网+消费扶贫”市集品牌
华为自研5G基带领先高通
打造"5G+工业互联网"住宅工业应用
数据中心IT基础架构不得不说的事
又一个“5G+工业互联网”应用来了
一季报里的互联网冰与火
荣耀智慧屏进入高性价比市场

重庆时时彩

店老板为什么自己不玩彩票?
疫情对彩票公司影响如何?
双色球铁粉复式揽中636万元大奖
很意外?他这样揽中双色球二等奖
彩票公益金助力脱贫奔小康
彩民随心投注喜中双色球1258万
资深彩民42元揽双色球724万
老彩民买彩票经常中奖,事后店主发现秘
2020090期3D:十个位同时参考2路号
友情链接:福彩
网站地图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