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江西宽带网 > 影音 > 正文
“剧作中心制”能否助推影视创作
发表时间:2019-01-11

“剧作中心制”能否助推影视创作

近年来,明星加大制作的组合不再是影视剧市场的“万金油”,“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的项目屡屡遭遇滑铁卢。与之相对应的,无论是观众还是投资方,开始越来越关注影视剧的基础──剧本。剧本是整部剧的“灵魂”,一部好剧的诞生与好的剧本密不可分,于是乎编剧在影视剧项目中的作用也被更加重视,“剧作中心制”的制作机制也浮出水面。那么,“剧作中心制”能否助力中国影视创作?此次,记者对话“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请他聊一聊相关话题。
“剧作中心制”,剧本高于一切
记者:过去的2018年对于影视行业来讲似乎有些惨淡,难见爆款剧,很多人吐槽没有好剧本,您认为这是根本原因吗?
杜红军:不能简单地归纳为没有好剧本。剧作的缺失肯定是很重要的原因,影视剧说到底,展现给观众的还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先天不足,或者讲述者没讲好,都会失去观众。现在娱乐方式这么多,影视剧的竞争对手已经不仅仅是其他影视剧了,还有各种各样的游戏啊、短视频啊,等等,影视剧一定要精益求精才能拉回观众的目光。
记者:都说剧本是“一剧之本”,编剧在影视行业中必定发挥着重要作用,您认为编剧在整个影视作品制作流程中应处于怎样的位置?
杜红军:编剧是一个项目的开始,无论什么项目,第一件事都是先找编剧,项目的前期策划开发阶段,实际上就是创作剧本的阶段,整个项目的开展都是围绕剧本展开的。剧本、剧作在影视作品制作中处于毫无疑问的核心位置。
但剧作是核心,不等于编剧是核心。去年5月,汪海林、宋方金、余飞等编剧老师在山西右玉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行业倡导,就是“剧作中心制”。“编剧帮”作为媒体参与其中,后来也引发了很多讨论。就是指大家以剧本为根本,以剧本为依据,展开各部门的工作。影视作品是集体创作的成果,众多主创在剧本、剧作的统一标准下协作完成,编剧承担创作剧本的主要工作,是影视作品的重要主创之一。
记者:您之前在采访中也多次提到“剧作中心制”,这个“剧作中心制”是什么?能够解决行业内哪些问题?
杜红军:近十几年,中国影视行业推行过“导演中心制”“制片中心制”“资本中心制”,但一部作品最根本的剧作,仍然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这让心系影视产业发展的人深为忧虑。宋方金老师说过:“剧作中心制”的核心是,以剧本为根本展开各部门的工作。在影视行业,剧本高于一切,剧本是影视行业的“基本法”。相信推行“剧作中心制”能够解决行业内最根本的问题──提升影视剧水准。
“IP热”降温,编剧的话语权在提高
记者:您认为目前编剧在行业内的地位是否受到了重视?
杜红军:编剧是否受到重视,与剧本是否受到重视是息息相关的。早期影视剧重视剧本,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打磨,以编剧的署名方式来说,是排在导演前面,就是一种体现。前几年市场更追捧大IP大数据大流量,整体对剧本有所忽视,编剧的署名就靠后,很多海报甚至都看不到编剧的名字了。去年开始,不少投资方寄予厚望的“大IP”“大制作”都没有得到预期反响,市场已经证明了,还是要靠真正的好故事抓住观众。去年下半年开始,到我们“编剧帮”来找原创剧本的制片方明显增多,大家更关注好的作品和好的编剧。但总体而言,与其他影视产业发达的国家,比如美国、韩国相比,编剧在行业内的地位仍有待提高。
记者:“IP热”开始降温,您认为这对编剧们是否存在影响?
杜红军:其实无论是原创还是IP,都是需要编剧来创作的,“IP热”时,编剧也一样干活。但“IP热”的减退,对编剧来说是个利好,这意味着行业更重视故事而不是流量。对编剧的创作是一种鼓励。
记者:很多编剧反映应得的署名权、剧本权得不到保障,您认为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什么?目前是否有好的办法可以维权?
杜红军:这几年经常出现编剧署名问题,比如不给编剧署名,或者署名位置或方式不对,很多原因吧,一方面是制作方对编剧不够重视,一方面也是编剧缺乏话语权或不愿意去争这个话语权,归根结底就是我们行业缺乏可执行的行业规范。如果仅仅靠合同规范,有名的编剧可能有话语权,新人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就比较难一些。
编剧们应该在提升创作能力的同时,也应该学会自我宣传,尤其是有团队的编剧。对编剧来说,品牌运营也是很重要的。就这个问题,我认为全行业都应该向正午阳光学习,正午阳光从山影时代到今天,他们所有的海报都会以原著、编剧、导演、制片人的顺序位置署名,编剧的字体绝不会小。而去看看别的公司项目的海报,大部分你都找不到署名规律。我从来没问过正午阳光的负责人,这种署名方式是不是合同里的约定,但体现出来的就是正午阳光对创作及生产规律的尊重。
记者:近几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限制明星片酬的政策,资金比例的重新分配,是否让编剧的报酬能有所提高?
杜红军:编剧的报酬是前期投入,二者必然联系不大。报酬的多少还是一种市场行为,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最根本的还是能者居之。
记者:编剧一直处在幕后,观众或许知道一部片子的导演和主演是谁,却不知道编剧是谁,您认为编剧有必要走到台前,增加知名度吗?这样对于编剧掌握话语权是否会有帮助?
杜红军:我认为在现在这个时代,对个人品牌的宣传是很有必要的。现在的影视作品生产和销售模式已经跟20年前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电视台放什么,观众看什么,现在是观众看什么观众自己选择。如果编剧建立起自己的个人品牌,让观众认可自己作品,很自然地就会有更多观众关注和期待,这就是话语权了。当然这种品牌建立不是没有根据的营销,而是要依赖于过硬的作品。就跟演员一样,光长得好看只能得到观众一时的注意,优秀的作品才能树立口碑带来长久的关注。
剧本生产,逐步走向影视工业化
记者:“改剧本”是编剧们经常吐槽的业内一大问题,导演、演员谁都能改,让编剧头疼不已。您认为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是什么?目前是否有所改善?
杜红军:剧本跟其他文学作品不同,它不完全是编剧个人的创作表达,是整个影视剧项目的“设计图”。就像盖房子,设计图画好了,但现场发现材料不对、环境限制、工人水平达不到或者就是设计图本身有问题等原因,导致没办法按原来的计划做,那就得改了,也有可能是现场施工人员或者甲方老板突然觉得原来设计不好看了,也可能要改。如果大家都是为了整个房子盖得更好看更坚固,那么改就是一个好事。
需要摒弃的是瞎改。这就又回到了重视剧作的老问题,如果影视主创们能够在项目开机前,就剧作达成共识,就会大大减少现场改剧本的情况,我们去年跟“影视独舌”李星文老师、“四味毒叔”谭飞老师发起了一个线上活动“剧本围读”,这个活动最后得到了朋友圈十万的转发,可见行业中的每个人都觉得这个问题重要或关键。当然围读剧本指的是围读水平在及格线以上的剧本。不及格的剧本,无论怎么围读,都没有用。围读剧本,是后天措施,这个流程也应该得到制作方的重视,也应该成为项目开机的前提,有助于项目水准的提升。
记者:原来的编剧大多都以个体存在,近几年似乎成立编剧公司、编剧工作室已经成为一种业内趋势,您认为这对编剧行业的发展能够起到怎样的作用?
杜红军:我觉得是一种影视工业化的趋势,原来的编剧更多是文学创作,现在的编剧是影视产业的一环。在市场中运营,公司或工作室肯定更有优势。另外成立编剧公司、编剧工作室对形成行业规范有积极作用。对于年轻编剧来说,我建议加入编剧公司,对于处于上升期或资深的编剧来说,我建议可以考虑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或公司,经营自己的品牌,如果编剧本人不是爱操心的人,又不愿意有合作伙伴,我觉得就坚持自我,永远做一个自由自在的编剧就可以了。
记者:目前编剧从业人员还是寥寥可数,您认为有哪些举措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剧本创作中来?
杜红军:编剧本就是青灯熬油的苦差事,吸引力没有其他工种大,而且编剧行业本身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比如,以2018年为例,全年上映国产电影370部,上线及播出剧集320部,2018年播出网络电影1500部,如果一部作品按两位编剧计算,大约需要4400位编剧,还有很多编剧一年不止写一部,也有不少编剧一年一部作品也没有,这两个数据抵消,还有部分编剧写了剧本但没有被最终拍摄的项目,这个编剧数量假如是播出的一倍,每年也只有8800位编剧写了收到报酬的剧本或写的剧本被拍摄并播出。换句话说,只有这不到一万人能吃上编剧这碗饭。所以吸引更多年轻人不是目的,要吸引和鼓励更多优秀的年轻人留在编剧行业才行。
其实新人加入编剧行业的通道有很多,这两年,国内的新人编剧及导演创投及扶持计划特别多,我们专门统计了国内所有创投计划,大概有三十多个,统计得还不是很全。去年广电总局多次讲话都提到对创作的重视,健康完善行业规范,一个工作起来愉快并受到尊重的行业,才能吸纳和留住人才。

文明播报

江西省的首位状元,距今已有1176年
大二学生免费为320个民工成功抢票
江西2020年将基本消除城区黑臭水体
江西省全面清查鄱阳湖候鸟家底
江西2018年生态保护成绩突出
江西这小县城将迎来2亿的机场
江西加强民营企业合法权益保护
江西“五型”政府出实招:社会监督平台
小伙入冬3次下水救人不收回报

it

IT系统集成售前如何了解客户需求
春节不休息的人中,有一批程序员
办公需求增势放缓,IT行业逆势扩张
“IT人造车”有啥不一样?
通力 助力IT服务外包产业升级
IT软件开发是吃青春饭吗?
马化腾让大公司IT部门天天偷懒
金税开启IT管理服务新时代
国内3大黑客身份惊人

福彩

广州福彩去年筹集公益金12.44亿
一月3次中奖不足一千元是常态
双色球杀号:重号有望王者归来
鲛人鲨福彩3D第19010期预测
双色球:重点看11分区的这5个区间
19年福彩双色球第005期
3D第19010期预测:个位振幅上扬
福彩双色球005期关注红球尾号0148
一张彩票换来人生第一桶金,就花2元
友情链接: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方式:17000555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