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江西宽带网 > 文化 > 正文
马修·麦康纳出自传,道尽半生心路历程
发表时间:2020-10-31

马修·麦康纳出自传,道尽半生心路历程


好莱坞男演员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年轻时代经历一夜成名,但演艺生涯始终不温不火;待到人至中年才脱胎换骨,凭借一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之后又在《真探》、《星际穿越》、《金矿》、《绅士们》等影视作品中,塑造了形色各异的角色。日前,他的第一部自传《绿灯》(Greenlights)出版问世,由孩提时代开始说起,畅谈自己至今恰好五十载的人生风雨。

自传《绿灯》讲述了马修·麦康纳迄今五十载的人生风云。

小小德州先生

马修·麦康纳的回忆录,由自己母亲说起。他八岁那年,母亲替他报名参加名为“小小德州先生”(Little Mr Texas)的选秀比赛,他获得了胜利,母亲将小马修手持奖杯的照片装裱了起来,挂在厨房的墙壁上。每天早晨,娘俩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母亲总会指着那张相片说:“瞧你,多棒啊,你是赢家,你是1977年的小小德州先生。”

小小德州先生

几十年来,不管人生起起落落,小时候的这件荣誉、母亲对他的褒奖,始终深深印刻在麦康纳的心头,鼓励他克服困难前行。直到去年,他翻阅自己小时候的剪贴本时,重又找出了这张相片。让他惊讶的是,奖杯上写着的,并不是“小小德州先生”比赛的冠军,而是亚军!

马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多年来,印象里一直都是母亲一遍又一遍地管自己叫冠军、赢家来着啊。他拿着照片,找到母亲质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靠着他那些花哨的衣服才赢过了你。”母亲回答说,“我们管他这种叫作胜之不武。所以,你才是真正的小小德州先生。”

马修·麦康纳与母亲

父母爱情

马修·麦康纳的父母亲在结婚生子之后,曾先后两次离婚,又三次复婚,父亲还曾四次折断自己妻子的手指。夫妻两人的感情,恐怕只能用前世冤家来形容。他父亲最终因心脏骤停溘然离世,死在了妻子的怀里。

几十年后,马修依然清楚记得,某个星期三的晚上,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家里吃晚饭。老爸还想再多吃点土豆,老妈却不肯给他,说他已经够胖了,不能再吃了。老爸一把就把餐桌给掀翻了,老妈也不弱,抓起电话就报911,顺手还用电话听筒击中了老爸的鼻梁,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老爸抓起了一瓶400克重的蕃茄酱,老妈手里则多了一把三十公分长的餐刀。两人互不示弱,绕着厨房你追我赶。最终,两人的视线,牢牢地交织在了一起。“老妈用手指清理着眼睛里被甩到的番茄酱。老爸就那么站着,任由鼻血一直流下来,沾湿了自己的胸口。忽然,两人都跪了下来,然后又躺倒在了那沾满了鲜血和番茄酱的厨房地板上,开始做爱。红灯变成了绿灯。这就是我父母亲彼此交流的方式。”

街上最靓的仔

高中三年,对麦康纳来说,感觉就像是一场悠长的假期。他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全优,约会的女孩子,又都是公认的校花——不光是他自己高中的校花,还有附近其他每所学校的校花。

不过,高中三年里,有两年他都在生痤疮。那都要拜他母亲所赐。她当时正在挨家挨户地推销一款所谓的水貂油面霜,结果却害得自己儿子成了牺牲品。尽管如此,他仍是毫无争议的校草,每年校园舞会上都被选为最帅的男生。

马修不是那种喜欢耍酷的男生。像詹姆斯·迪恩那样,自顾自地往墙边一靠,抽着烟冷眼旁观芸芸众生,这可不是他的风格。他是那种爱热闹,爱搞事的男生。他自己有辆四轮驱动的卡车,他喜欢用它来追女生,载女孩。他会把卡车往校门口一停,打开车上的扩音器,喊道:“瞧一瞧哎,瞧瞧凯希·库克今天穿的那条牛仔裤哎,真是靓——啊!”所有人都乐了,尤其是那位名叫凯希·库克的女生。

后来,他卖掉了卡车,换了一辆跑车,他知道这更拉风,会更让女生欲罢不能。每天一大早,他就早早地开着跑车来到校门口。车子停好,他就往车门上那么斜斜地一倚,好像在说“我实在是太酷了。我的红色跑车实在是太酷了”。但几周之后,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姑娘都不像以前那么迷我了。”她们都坐上了另外一些男生的四轮驱动卡车。“跑车缺少的,是那些咋呼,那些泥巴,还缺少了一台扩音器。少了这些,也就没有了乐子。”于是,他又重新开起了卡车。

澳大利亚的冬天

母亲提议他不妨去澳大利亚当一年交换生,他当场就答应了:“澳大利亚啊,一听就是够狂野够冒险,我喜欢。”

负责接待他的寄宿家庭,早早给他寄来一封信。他们告诉他说,自己生活在一个像是天堂一样的地方:位于悉尼郊外,走几步就是海滩。结果到了那里之后,麦康纳发现那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位于内陆的小镇,全镇就一条大马路,人口不到两千人;更重要的是,距离大海有足足两小时的车程!

寄宿家庭的这对夫妇也有些怪怪的,而且在学校里,不知怎么回事,澳大利亚的姑娘也不像得克萨斯的姑娘们那么迷他。马修很快就打起了退堂鼓,但交换生的文件上有他的签字,答应好了,至少要待够一年。就这样,高中三年一直都像是在过暑假的马修,被迫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冬天。

他开始想家,开始给家里人写信。信越写越长,九页、十二页、十六页。当收到的回信也变得越来越少时,他只能自己给自己写起了家书。

他变成了素食主义者,顿顿晚饭吃的都是莴苣配番茄酱,还戒了酒,戒了色。高中时代,他一直希望自己以后能当律师。但在澳大利亚生活的这段时间里,他改变了主意,打算将来要做和尚,还设下了一个人生目标——帮助曼德拉重获自由。

半年不到,身高一米八二的他,体重已落到了六十三公斤。他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上课了,跟寄宿家庭的矛盾也越来越厉害。唯一能够给他慰藉的,只剩下了诗歌和U2乐队的专辑《神采飞扬》(Rattle and Hum)——“每天晚上还没日落的时候,我都已经泡在了浴缸里,看着拜伦的诗歌,打着飞机”。

年少轻狂

回到美国之后,马修·麦康纳在得克萨斯开始了大学学业。但是,原本打算要学习法律的念头,此时已彻底动摇。某天,他在朋友家里碰巧翻到一本讲成功学的书——《世上最伟大的推销员》(The Greatest Salesman in the World)。作者推崇自律的生活方式,劝喻人们甘心做这种生活方式的奴隶,建议读者每天阅读自己的书三遍,连续三十天。看似荒唐的理论,却完全俘获了麦康纳的心。

大学时代的马修·麦康纳

不久之后,他放弃了原本的学业,念起了表演。在酒吧里兼职打工时,选角导演唐·菲利普斯(Don Phillips)相中了他,让他在年轻导演理查德·林德莱克执导的独立电影《年少轻狂》(Dazed and Confused)里演一个台词不多的小配角。就这样,马修·麦康纳的电影生涯开始了。

《年少轻狂》剧照

牛仔裤

很快,马修·麦康纳有了自己的经纪人,参演了《潇洒有情天》(Boys on the Side)等作品。他领养了一条名叫“赫德女士”的小狗,它是拉布拉多和狮子狗的串串,在之后的日子里陪伴马修度过了不少人生重要时刻。

马修·麦康纳与爱宠

他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租了一间屋子,因为是家庭旅馆的关系,有专门的女佣负责为他做饭和打扫卫生。马修莫名产生了一种老鼠跌进米缸里的感觉。“她甚至会帮我把牛仔裤烫好哎!”他举起自己的李维斯牛仔裤,兴奋地告诉一位朋友说。“那真是了不起,马修,如果那真是你想要的东西的话,如果你真的希望有人能替你烫牛仔裤的话。”

朋友的话,一下子让他清醒了过来。“我长那么大,之前从来都没有人帮我烫过牛仔裤。我也从没想过要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希望有人能帮我烫牛仔裤?还用说吗?我当然希望啊。不对,我真的需要这个吗?”

“不,其实我不需要。”

追梦人

1996年,《杀戮时刻》(A Time to Kill)让他在一夜之间成了美国人家喻户晓的电影明星。报上称他是电影业的大救星。“见鬼了,我怎么不知道电影业需要有人来拯救啊。退一万步说,即便他们真需要救星,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

《杀戮时刻》剧照

儿子红了,母亲也跟着一起沾光。她接受了一家电视台的采访,带着记者走进自己家里,介绍他们参观麦康纳小时候住过的房间。“就是在这张床上,他失去了处子之身;那姑娘……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梅丽莎吧。”这事可把他气坏了,有整整八年的时间,就为了这件事,母子始终关系紧张。

马修·麦康纳还是不习惯走红的滋味,他想要找一个地方,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他想要从镜头前消失,想要静下心来倾听他自己内心的声音。某天,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他一丝不挂,仰面躺在水上,沿着亚马孙河顺流直下;河岸上,非洲土著肩并肩地密密麻麻站成了一排。

他梦遗了。“明明像是一个恶梦,怎么结果就成了春梦一场呢?”他自己也没闹明白。于是,他找出了世界地图册,翻了两个多小时,才弄明白亚马孙河不是在非洲,而是在南美洲。接下来,他翻出了登山包,带上了自己的日记本、迷幻药,还有他最喜欢的那一条发带,出发去了南美洲,“去追寻我的春梦”。

信仰危机

2000年,马修·麦康纳受邀和詹妮弗·洛佩兹搭档主演《婚礼专家》(The Wedding Planner),片酬不薄。带着小狗“赫德女士”,他搬去了好莱坞,住进了传说中的马蒙城堡酒店(Chateau Marmont),过起了纸醉金迷的浮华生活,身边的女伴换了又换,每天除了拍戏就是胡吃海喝。

《婚礼专家》剧照

但是,持续一年半的拍摄完成之后,他彻底厌倦了这种看似逍遥自在的生活方式。“我需要几盏黄灯,放慢一下速度。”这一时期,一直怀抱宗教信仰的他甚至开始怀疑上帝究竟是否存在。

同样也是在这一时期,才刚三十出头的麦康纳,开始脱发。于是,他索性剃了光头,希望这样能刺激头发重新长长,长密。他还用起了生发剂,每天涂两次,连续两年。终于,他的发际线被拯救回来了。

遭遇脱发问题的麦康纳曾一度剃光头。

某天,在爱尔兰拍摄电影《火龙帝国》(Reign of Fire)时,麦康纳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他一丝不挂,仰面躺在水上,沿着亚马孙河顺流直下;河岸上,非洲土著肩并肩地密密麻麻站成了一排。

他又梦遗了。“是啊,就是我五年前做过的那个春梦,一模一样。”

这一次又代表着什么?“是时候去一次非洲了!”

改变戏路

那些年里,马修是好莱坞浪漫爱情喜剧的王牌代言人之一。起初,他乐此不疲,也丝毫不在意自己从没拿过专业奖项,没得到过影评界的赞誉。“我喜欢拍爱情喜剧,喜欢他们付我的片酬,好让我能租得起那些海边的房子,还让我可以光着膀子在沙滩上慢跑。”

2005年7月,他认识了卡米拉·阿尔维斯(Camila Alves),他后来的妻子。从此开始,他告别了浪子的生活,更享受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也渐渐开始厌倦自己过往一成不变的肤浅戏路。他告诉经纪人:别再替我接爱情喜剧片了。但是,送上门来的片约,仍是清一色的爱情喜剧,而且片酬依旧不菲:干两个月的活,就能赚进500万美元、800万美元、1450万美元……

来自巴西的妻子卡米拉把麦康纳变成了爱家的好男人。

这些,全都被马修拒绝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等待,等待能有慧眼识珠的导演,给他重新出发的机会。2011年,还是《年少轻狂》的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再一次地给了他这样的机会,邀请他出演自己的新片《伯尼》(Bernie)。

《伯尼》剧照

很快,威廉·弗雷德金、史蒂文·索德伯格、马丁·斯科塞斯、克里斯托弗·诺兰、格斯·范·桑特这些金奖导演,一个个都找上了他。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剧照

不过,真正让他拿到奥斯卡小金人,却是一部事先并不怎么为人看好的小制作电影——《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凭借《达拉斯买家俱乐部》,麦康纳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但在此之前,2012年的小众作品《污泥》(Mud)其实已让不少影评人眼前一亮。从那时候开始,好莱坞坊间开始流传一个新名词:McConnaissance。它是麦康纳(McConaughey)和文艺复兴(renaissance)两个词语的拼接,指的自然是马修·麦康纳的再次复兴。而这场复兴,直至今日,仍在继续。

《污泥》剧照

文明播报

江西第一大城市,占1/4的土地
南昌正式启动第七次人口普查
江西贷款增速列全国第二
江西金融运行稳中提质
2020江西国际麻纺博览会开幕
良好生态带来幸福生活
冯小鹏:守在校园中 希望花开好
将零799艺术区打造为文化新地标
四项重大民生工程集中启用

it

我国 5G 新机占比已超一半
出席中国5G产业创新发展论坛
科学家攻克难题,6G迎来技术突破
双十一想买个千元5G手机
甘肃移动书写甘肃5G新篇章
瑞典禁止华为5G的恶果已在路上
构建5G智慧急救和疫情防控体系
进一步提升数字化服务水平
5G行业三季报陆续公布

重庆时时彩

20106期开奖结果,一等奖开出14注
开167注大奖,头奖爆发呈上升趋势
拿着别人的彩票中奖截图去领奖
英国男子中1497万元巨奖
中头等奖14次,多国彩票因其改规则
彩票得主去世,8年“烧掉”3.5亿
前9月彩票销售2306.81亿同比下降
双色球4280万巨奖已被领!
彩票意义第一就是支持公益
友情链接:福彩 topbbs
网站地图

以上整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